穿山甲养殖注册
您好,欢迎光临穿山甲养殖
行业新闻
您现在的位置:穿山甲养殖 > 淡水养殖 > 正文
试问“村儿里的姑娘望朝阳,朝阳的姑娘望城墙”典出何处?

试问“村儿里的姑娘望朝阳,朝阳的姑娘望城墙”典出何处?

  我不是军迷。

曾经也不是—小小男孩儿的时候,甭谁,家里再穷,怎么着也得给你弄个,管新的旧的长的短的,给你弄个玩具枪玩玩吧,架不住你老墨忿央咯呀。 我不,天生就没这兴趣。 为什么?哪有神码为什么,就是没兴趣。 就跟有的男孩子,比如14、5以后,就开始以拍婆子找“脏孩儿”刷夜为乐趣,我恨不的8、9岁儿就饶市着找人玩儿猜嘣了,就好耍钱,你说为什么,我还恨呢,我招谁惹谁了,一耍就好几十年。

问题是您赢也行,见天儿输,见天儿玩儿,最惨的时候,骑辆破自行车,满世界转悠,听见哪家儿传出哗啦哗啦的声,上去就敢敲门,叔叔大爷大妈大婶的一痛儿叫,让玩儿就得!这是最惨的时候,在没有网络赌博之前(比如德州扑克),一个下三烂赌徒最惨的时候不是嘣子儿没有的时候,而是没人玩、凑不齐手儿的时候。 最可笑的时候,插一句,甭管大小,耍过钱的人都有这么个经历,就是账永远对不上。

说白了,这拨人里兹要是有一个鸡賊的,哥儿几个算去吧,准是输的说没输内么少、赢的说没赢这么多。 没错吧,您指定遇到过。 这不可笑,这只能说您玩的还不算多;我说的可笑,简直是心酸,是什么呢,当然这账依旧对不上,怎么对不上呢,是,输的说没输这么多,赢的说没赢内么少。 您猜怎么着,是我真的不好意思再说输多少多少了,真丢不起那人了。 话说男人所谓“吃喝嫖赌抽,坑蒙拐骗偷”,后五样是硬得不能再硬的硬伤,不在我唠的范围内。

这前五样,您说您一样没沾过,我死活是不相信的哈。

为什么开了所谓“我不是军迷”的头,唠着唠着偏到吃喝嫖赌抽了,我其实最想下个结论,就是,人似乎生下来就被注定,为什么他爱嫖另外一个就好赌啊,为什么内个有事儿没事儿就得喝两口而有的人就是滴酒不沾啊,为什么明明知道“粉儿”就完蛋还是不管不顾捏。

更有五味俱全者,这是何德何能!?小小孩儿们玩枪玩棒的时候,我在发呆,我会看到秋日里飘落的枯叶而伤感,老师请家长说您这孩子我们管不了跟别的孩子不一样。

现在回忆起来,其实是自闭症的表现,可内时候谁懂呀!回到“我不是军迷”,但是我们但凡用一个事实去推演,您就会像我一样杞人忧天。 国家体委也好各个企业俱乐部也好,拿着钱让你们国内练完国外练,该动真格儿为国争光的时候吧指定输,没悬念。

这三军会还没机会象体育似的见天儿比霍呢,真要动真格儿的可怎么好呀?!有人说了,不都打跑了么!是,是打跑了,您没看看死伤比啊。 。 。   。

上一篇:British Museums online shop a hit in China

下一篇:第二个茅台?又一只百元股诞生!

煤化工

产品中心|新闻中心| 访客留言| 人才招聘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穿山甲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www.489800.com穿山甲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